百年征程名家谈(十三) 从百年党史看自我革命(一)

时间:2021-06-08

 

作者:石仲泉 系原中央党史研究室副主任

习近平总书记在党史学习教育动员大会上讲话指出:“我们党的一百年,是矢志践行初心使命的一百年,是筚路蓝缕奠基立业的一百年,是创造辉煌开辟未来的一百年。”中国共产党百年华诞,革命救国、探索建国、改革兴国、小康强国,神州大地发生翻天覆地变化。中华民族站起来了,社会主义制度立起来了,中国人民开始富起来了,近代以来饱经苦难的中国强起来了。之所以能有这样巨大变化,原因很多,但很重要一条是我们党把握住了“打铁必须自身硬”的朴实真理,不断进行刀刃向内的自我革命。

 

打铁必须自身硬是马克思主义政党的内生特质

马克思和恩格斯发表的《共产党宣言》明确宣告:共产党人要推翻资产阶级的统治,由无产阶级夺取政权,把资本变为公共的、属于社会全体成员的财产。在革命过程中,要同传统的所有制关系实行最彻底的决裂,“它在自己的发展进程中要同传统的观念实行最彻底的决裂”。而要实现这一使命,共产党人就必须在改造客观世界的同时改造自己的主观世界。只有不断地同各种传统观念实行最彻底的决裂,才能同传统的所有制关系实行最彻底的决裂。传统观念的核心是私有制观念,这是几千年的私有制社会形成和积淀起来的,不是短时间就能彻底决裂的。这种艰巨性就决定了共产党人必须加强党的建设,在进行社会革命的同时与一切传统观念实行最彻底决裂的自我革命,炼就“打铁必须自身硬”的功夫,培育和保持共产党人的先进性和纯洁性品格,才能为实现肩负的崇高历史使命而不懈奋斗。

 

马克思、恩格斯虽有进行自我革命的党的建设思想,但真正形成一套比较完整的加强党的建设、进行自我革命的理论,是列宁在领导俄国革命过程中逐渐明确起来的。列宁的党建思想奠定了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关于党的建设进行自我革命的理论基石。

 

中国共产党从建党之日起,就很重视党的建设。邓小平指出:“在井冈山时期,即红军创建时期,毛泽东同志的建党思想就很明确。大家看看红军第四军第九次党代表大会的决议就可以了解。他的完整的建党学说,是经过实践在延安整风时期建立起来的。毛泽东同志对于建立一个什么样的党,党的指导思想是什么,党的作风是什么,都有完整的一套。”我们党的党建理论就是在毛泽东的党建思想基础上建立起来并不断丰富和发展的。

 

中国共产党一百年的历史,从党建维度而言,就是一部勇于刀刃向内的自我革命、不断炼就“打铁必须自身硬”功夫、永葆党的生机活力的历史。

 

百年党史,有六次最具历史意义的自我革命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勇于自我革命,是我们党最鲜明的品格,也是我们党最大的优势。中国共产党的伟大不在于不犯错误,而在于从不讳疾忌医,敢于直面问题,勇于自我革命,具有极强的自我修复能力。”

 

百年党史,站在历史的正确一边不断前行,我们党至少有六次具有里程碑意义刀刃向内的自我革命。

 

第一次是1927年八七会议。这是党在早期探索中国革命遭受挫折危急关头的一次自我革命。中国共产党成立后不久,便投入到轰轰烈烈的大革命运动中,但由于缺乏革命斗争经验,对主导北伐战争的国民党领导集团政治警觉不够。1927年北伐胜利进军时,蒋介石、汪精卫集团相继背叛革命,屠杀大量革命群众和共产党人。在大革命面临失败的紧要关头,党中央于1927年8月7日在湖北汉口召开会议,检讨党的工作,批判大革命后期右倾机会主义错误,确立了实行土地革命和武装起义的总方针。会上,毛泽东提出“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的重要思想。会议通过的《中国共产党中央执行委员会告全党党员书》中指出:我们党公开承认并纠正错误,不含混不隐瞒,这并不是示弱,而正是证明中国共产主义运动的力量。会议制定的继续进行革命斗争的正确方针,使全党重新鼓起同国民党反动派斗争的勇气,开启了中国共产党独自担当起领导中国革命艰巨使命的伟大征程。

 

第二次是1935年遵义会议。这是在极端危急关头实现党的历史伟大转折的一次自我革命。中央红军第五次反“围剿”遭受严重挫折,湘江战役伤亡空前惨烈。1935年1月15日至17日,中央政治局在贵州遵义召开扩大会议,批评博古、李德在军事指导上的错误。毛泽东的发言不仅对他们在军事指导上的错误进行了深刻分析,而且阐述了中国革命战争的战略战术问题和此后在军事上应该采取的方针。会议改组中央领导机构,选举毛泽东为中央政治局常委,决定仍由朱德、周恩来指挥军事。2月初在川滇黔交界的“鸡鸣三省”村子举行会议,政治局常委再作分工,由张闻天代替博古在中央负总责,毛泽东为周恩来在军事指挥上的帮助者。3月中旬,中央政治局在遵义附近的苟坝召开扩大会议。根据毛泽东提议,重新成立“三人团”代表政治局全权指挥军事,以周恩来为团长,成员为毛泽东和王稼祥。遵义会议以来的这些重大决策,在长征濒临绝境时挽救了党和红军,挽救了中国革命,是党的历史上一个生死攸关的转折点。从此,党就在以毛泽东同志为核心的第一代中央领导集体正确领导下,带领中国革命走向胜利。

 

第三次是延安整风运动。这是党在抗战时期通过总结历史经验,从思想上批判以王明为代表的“左”倾教条主义错误,提高全党马克思主义理论水平的一次自我革命。遵义会议后,党从军事上、政治上纠正了王明“左”倾错误,但一直没有来得及从思想上系统地彻底清算这种错误。有鉴于此,加强党的建设,解决党内思想矛盾,批判党的历史错误,克服不好的思想意识,提高全党特别是高级干部的马克思主义水平,就非常必要。它既是一次全党范围的马克思主义的思想教育运动,也是破除党内把马克思主义教条化、把共产国际和苏联经验神圣化错误倾向的思想解放运动,对于全党同志特别是党的高级干部坚持一切从实际出发,理论联系实际的马克思主义思想路线具有深远意义。它的直接成果,就是既为制定《关于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确立毛泽东思想为党的指导思想奠定了理论基础,也为夺取抗日战争的胜利和新民主主义革命在全国的胜利奠定了政治基础。